所在位置: 首頁 > 審務公開 > 權威發布 > 典型案例 >

廣東高院發布2018年度涉互聯網十大典型案例

案例1

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訴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 著作權行政處罰糾紛案

基本案情

2014年3月,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騰訊公司)向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以下簡稱市場監管局)投訴稱,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快播公司)侵害了其涉案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請求予以查處。騰訊公司是涉案24部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的獨占被許可人,已將其中13部作品非獨占許可第三方使用。合同顯示,該13部作品的分銷或者置換價格總計8671.6萬元。公證顯示,在手機上登錄快播客戶端搜索涉案24部影視作品,每一部影視作品首選鏈接均為“騰訊視頻”,“騰訊視頻”旁的下拉選項是偽裝成樂視網、優酷等知名視頻網站的“其他鏈接”。點擊“其他鏈接”后,進入的卻是一些不知名的、未經依法辦理備案登記的小網站。同年6月,市場監管局作出行政處罰決定:一、責令快播公司立即停止侵權行為;二、對快播公司處以非法經營額3倍的罰款,即26014.8萬元人民幣。快播公司申請行政復議,廣東省版權局維持處罰決定。隨后,快播公司訴至法院。

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駁回快播公司的訴訟請求。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快播公司在侵害騰訊公司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的同時亦損害公共利益。快播公司在明知或者應知涉案小網站不具備授權可能性的情況下,主動采集其網站數據設置鏈接,并對該設鏈網頁上的內容進行分類、整理、編輯、排序和推薦,還將該類小網站偽裝成行業內具有較高知名度的大網站,為該類小網站實施侵權行為提供幫助,故構成侵權。快播公司經騰訊公司多次舉報或者投訴,仍不改正。而且,在此次被市場監管局查處之前,快播公司還被其他多家權利人向國家版權局舉報侵權,國家版權局也責令其在2014年2月15日前完成整改。快播公司幫助侵權網站傳播作品的行為,不僅侵害了騰訊公司的民事權利,還擾亂了整個網絡視頻版權市場的秩序,損害了公共利益,應受行政處罰。市場監管局以地方性法規為依據,在無法直接查明快播公司非法獲利情況和實際經營數額的情況下,以涉案13部影視作品的市場中間價為依據計算出非法經營額為8671.6萬元。以此為基礎,綜合考慮快播公司的主觀過錯程度、侵權情節、違法行為后果等,依法處以非法經營額的3倍罰款,符合相關法律的規定,并無明顯不當。據此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騰訊公司、快播公司系互聯網領域知名企業,涉案行政處罰金額高達2.6億余元,受到社會各界高度關注。本案裁判為信息網絡傳播權侵權行為損害公共利益、利用互聯網侵權獲利以及非法經營額的計算等問題的解決提供了經驗借鑒。本案的正確處理,不僅起到了懲處侵權、凈化版權市場的良好社會效果,對于促進依法行政與加強知識產權保護、規范互聯網市場的競爭秩序,也有積極的導向作用。

(生效文書編號: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粵行終492號行政判決)

 

案例2

廣東省消費者委員會訴廣州悅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消費民事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

2016年7月29日,廣州悅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悅騎公司)成立后,通過開發的“小鳴單車”APP向消費者提供“小鳴單車”服務。消費者使用小鳴單車,需先下載手機APP進行注冊并交納199元押金,悅騎公司承諾退還押金只需消費者申請,在退押申請后的1-7個工作日內,押金予以原路退還。自2017年8月起,廣東省消費者委員會(以下簡稱省消委)陸續收到消費者關于悅騎公司押金逾期未退還的投訴。截至同年12月8日,省消委共收到消費者對悅騎公司的投訴2952次。省消委遂訴至法院。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悅騎公司開發的“小鳴單車”APP是向符合條件的所有消費者開放,想用“小鳴單車”的消費者都可成為其用戶,故“小鳴單車”的消費者既有現實的又有潛在的,并非僅指已在“小鳴單車”APP注冊的消費者,其行為既侵害了已知消費者的合法權益,亦對潛在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構成損害危險,其損害的是不特定消費者群體的合法權益。根據誠實信用原則,悅騎公司將消費者交付的押金用于生產、經營,應以不超出責任財產承受能力為限,其未能及時退還押金,也未及時披露相關信息,侵害了眾多不特定消費者的財產權、知情權。從現有證據看,悅騎公司主體資格并未消滅,其仍是法律上的經營主體和責任主體,應承擔停止侵害等民事責任。因本案涉及社會公共利益的保護和對互聯網新業態產業的規范,悅騎公司除了向“小鳴單車”運營地的公證機關依法提存未退還的押金外,還應將披露內容向注冊地公證機關進行公證,并向注冊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備案,便于社會監督和行政監管。悅騎公司逾期不退押金的行為給消費者造成困擾和不便,打擊消費信心,應當通過公開賠禮道歉的方式請求消費者的諒解。據此,判決悅騎公司按承諾向消費者退還押金,以公眾足以知曉的方式向消費者真實、準確、完整披露押金收支、使用、退還等涉及消費者押金安全的相關機制等信息,將披露內容向注冊地公證機關進行公證,并向注冊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備案,在《廣州日報》和廣東省省級以上電視臺發表經該院認可的賠禮道歉聲明。

典型意義

本案為“共享單車”消費公益訴訟全國第一案。本案裁判實現了對不特定消費者合法權益的保護,同時指引個體消費者可另行起訴,實現了消費者權益保護的全覆蓋。在互聯網經濟背景下,互聯網企業運營過程中埋伏著眾多的風險點,本案對進一步規范互聯網企業誠信經營提供司法指引,為行政機關的有效監管提供了積極參考,對促進新業態經濟的健康有序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生效文書編號: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粵01民初445號民事判決)

 

案例3

深圳市谷米科技有限公司訴武漢元光科技有限公司等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基本案情

2015年11月至2016年5月,武漢元光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元光公司)為了提高其開發的智能公交 “車來了”APP在中國市場的用戶量及信息查詢的準確度,由時任該公司法定代表人兼總裁的邵凌霜授意技術總監陳昴,指使公司員工劉江紅、劉坤朋、張翔等人利用網絡爬蟲技術大量獲取競爭對手深圳市谷米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谷米公司)同類公交信息查詢軟件“酷米客”APP的實時公交信息數據后,無償使用于其“車來了”APP軟件,并對外提供給公眾進行查詢。谷米公司以元光公司的上述行為違背了商業道德和誠實信用原則,構成不正當競爭為由訴至法院。

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谷米公司和元光公司在提供實時公交信息查詢服務軟件的服務領域存在競爭關系。安裝有谷米公司自行研發的GPS設備的公交車在行駛過程中,定時上傳公交車實時運行時間、地點等信息至谷米公司服務器,當“酷米客”APP使用者向該公司服務器發送查詢需求時,“酷米客”APP從后臺服務器調取相應數據并反饋給用戶。公交車作為公共交通工具,其實時運行路線、運行時間等信息僅系客觀事實,但當此類信息經過人工收集、分析、編輯、整合并配合GPS精確定位,作為公交信息查詢軟件的后臺數據后,其憑借預報的準確度和精確性就可以使“酷米客”APP軟件相較于其他提供實時公交信息查詢服務同類軟件取得競爭上的優勢。而且,隨著查詢數據越準確及時,使用該款查詢軟件的用戶也就越多,軟件的市場占有份額也就越大,這也正是元光公司獲取谷米公司數據的動機所在。鑒于“酷米客”APP后臺服務器存儲的公交實時類信息數據具有實用性并能夠為權利人帶來現實或將來的經濟利益,已經具備無形財產的屬性。谷米公司系“酷米客”軟件著作權人,對該軟件所包含的信息數據的占有、使用、收益及處分享有合法權益。未經谷米公司許可,任何人不得非法獲取該軟件的后臺數據并用于經營行為。元光公司利用網絡爬蟲技術大量獲取并且無償使用谷米公司“酷米客”軟件的實時公交信息數據的行為,具有非法占用他人無形財產權益,破壞他人市場競爭優勢,并為自己謀取競爭優勢的主觀故意,違反了誠實信用原則,擾亂了競爭秩序,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應當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據此,判決元光公司向谷米公司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維權費用50萬元并駁回谷米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宣判后,雙方當事人均未提起上訴。

典型意義

本案是大數據時代出現的新類型案件,社會關注度高。本案明確了存儲于權利人APP后臺服務器的公交實時類信息數據,具備無形財產的屬性,應當屬于受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的法益。本案既準確劃定了正當使用信息與不正當使用信息的界限,達到公平與效率的平衡,同時也實現了反不正當競爭法維護自由競爭和公平市場秩序的立法目的,保護了權利人的正當權益和創新熱情,是審理此類“大數據”案件的良好示范。

(生效文書編號: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粵03民初822號民事判決)

 

案例4

廣州虎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訴江海濤網絡服務合同糾紛案

基本案情

江海濤網名“嗨氏”,原在戰旗平臺單機觀眾量僅過10萬。截至2013年12月20日,其游戲人生個人主頁粉絲量也僅為10萬。2017年1月19日,廣州虎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虎牙公司)、江海濤與上海關谷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關谷公司)簽訂了《虎牙主播服務合作協議(預付)》,約定:江海濤承諾在合作期間內,不得在與虎牙公司存在或可能存在競爭關系的現有及未來的網絡直播平臺及移動端應用程序(包括但不限于斗魚直播等平臺)以任何形式進行或參與直播,包括任職、兼職、掛職或免費直播;不得承接競爭平臺的商業活動。自江海濤在虎牙直播平臺直播以來,虎牙公司及其母公司華多公司為提升江海濤直播人氣,花費大量成本,將虎牙直播平臺最優質的推廣資源優先提供給江海濤,為其安排承接各種外部商演活動,使其逐漸成為國內游戲直播領域頂級的網絡主播,被稱為“王者榮耀第一人”,其新浪微博關注度達到500萬人。同年2月1日,虎牙公司、江海濤簽訂《直播服務補充協議》,確認虎牙公司在《虎牙主播服務合作協議(預付)》生效前,基于《主播三方合作協議》對江海濤的推廣成本,含直播WEB端資源“首屏推薦直播位”等投入成本總計為2960萬元。此外,花費巨資推薦江海濤參加浙江衛視舉辦的大型綜藝節目。同年8月27日,江海濤未經虎牙公司同意,開始在與虎牙公司具有直接競爭關系的斗魚直播平臺(由武漢斗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運營)進行直播,首播開播前人氣值就已經超過190萬。上述行為造成虎牙公司經營的虎牙直播平臺大量活躍用戶流失。據廣東鑫證司法鑒定所的《檢驗報告書》,通過虎牙直播平臺在2017年7月22日至9月1日期間王者榮耀品類日活躍用戶數量和江海濤直播間日活躍用戶數量的對比,可發現自江海濤在斗魚直播平臺開播以來,虎牙直播平臺的日活躍用戶量顯著下降。虎牙公司因江海濤違約跳槽為由提起訴訟,請求判令江海濤支付違約金并承擔律師費。

廣東省廣州市番禺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從合同的履行情況來看,虎牙公司在合同簽訂之后,依約為江海濤提供了直播平臺、用戶資源、網絡直播及解說所需要的必要的技術支持、軟硬件支持等,履行了合同約定的義務。江海濤也已經在虎牙平臺上進行直播,其合同目的已經實現。從合同履行情況和結果來看,虎牙公司并不存在違約。江海濤在合作期間內,違約離開虎牙公司平臺,在斗魚直播平臺直播,顯屬重大違約,虎牙公司有權依約向其追究違約責任。據此,判決江海濤向虎牙公司支付違約金4900萬元,駁回虎牙公司其他訴訟請求。宣判后,江海濤不服,提起上訴。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近年來,互聯網直播備受年輕群體關注,直播者和直播平臺通過觀眾打賞、插播廣告、直播銷售商品等方式,快速積累財富,成長為新興產業。本案屬新類型合同糾紛,社會關注度高。本案裁判立足于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對維護契約精神、引導直播行業的健康發展、優化營商環境、營造清朗的網絡空間都起到了十分積極的作用。

(生效文書編號: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粵01民終13951號民事判決)

 

案例5

鄭飛訴浙江天貓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網絡購物合同糾紛案

基本案情

天貓超市是浙江天貓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貓公司)經營的網上超市。天貓公司于2018年7月7日23點55分發布商品優惠信息,網頁顯示:幫寶適拉拉褲XL128片,價格為189元,領券滿199元減20元,7月10日0點開搶,前5分鐘單箱39.9元,每人限購5箱,23點59分前付款,次日達。鄭飛于次日21點左右瀏覽到該優惠信息,遂將5件商品加入購物車,并將商品鏈接發布到微信群,相約其親屬在7月10日0點搶購。天貓公司于同月9日9點44分更改了商品展示頁面,刪除了“前5分鐘單箱39.9元”字樣,并變更搶購開始時間為同月10日10點。鄭飛及其親屬在10日0點打開購物車后,發現購物車里面的商品不能支付,搶購開始時間已變更,未發現 “前5分鐘單箱39.9元”的優惠,最終只能以189元的價格購買案涉商品一箱。后鄭飛與天貓公司客服交涉,雙方未達成一致意見。鄭飛認為天貓公司發布的商品信息應當視為要約,擅自撤回促銷信息構成違約,屬于欺詐,請求判令天貓公司賠償損失1元以及賠禮道歉。

廣東省廣州市互聯網法院一審認為,首先,天貓公司通過網絡向不特定多數人發布的商品促銷信息,內容具體確定,體現了只要買家按活動規則下單付款天貓公司即可發貨的意思表示,該類促銷信息應當視為要約。其次,天貓公司發布的促銷信息傳遞出強烈而確定的出售意愿,特別是在電商平臺用戶數量眾多、促銷信息傳播迅速的網絡環境下,上述促銷信息可能會對眾多消費者產生影響。鄭飛有理由相信,天貓公司作為專業電商經營者,對網絡促銷特點有充分認識,會專業、審慎地發布促銷信息,因而對天貓公司信守承諾,不撤銷該促銷信息寄予合理信賴,故該促銷信息應屬不可撤銷的要約。天貓公司撤銷促銷信息的行為,有違誠信原則,不僅使鄭飛為搶購所作的準備工作化作徒勞,而且給其帶來不滿和困擾,損害了鄭飛的信賴利益,天貓公司應承擔賠償責任。最后,民事責任中的賠禮道歉,適用于自然人人格利益受到侵害的情形,具有人身性質。雖鄭飛經歷了一次不愉快的網購,但尚不構成信賴利益損失之外的獨立損失類型,且鄭飛沒有證據證明天貓公司具有侵害其人格尊嚴的主觀意圖和行為,故對其要求天貓公司賠禮道歉的請求不予支持。宣判后,雙方當事人均未提起上訴。

典型意義

本案作為廣州互聯網法院成立以來首次開庭并當庭宣判的案件,敲響該院揭牌成立以來的第一槌,為服務涉網糾紛化解、實現網絡空間治理法治化進行了有益探索。“一塊錢訴訟”標的雖小,但體現了公眾積極、主動、理性參與我國網絡空間治理的新需求、新期待,案件的高效審理回應了公眾司法需求,為電子商務交易平臺規范經營提供了有效司法指引,對營造公平誠信、健康清朗的網絡環境,鼓勵多元主體共同為網絡空間治理法治化貢獻智慧具有積極意義。

(生效文書編號:廣州互聯網法院(2018)粵0192民初106號民事判決)

 

案例6

美商NBA產物股份有限公司訴青島零線互動網絡  技術有限公司、成都藍飛互娛科技有限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基本案情

美商NBA產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美商公司)系美國職業籃球聯盟(NBA)的運營商,享有NBA及其成員相關識別標志權利并進行服務制造、營銷等商業化運用的權利。美商公司將NBA30支球隊名稱和隊標都在中國進行了商標注冊。美商公司中文官方網站、百度百科、騰訊網NBA數據庫等均有對多名NBA球員姓名、綽號、肖像、所屬球隊、位置、簡歷和技術特點,對多名教練和管理層姓名、綽號、肖像、簡歷、球員特點和技術統計進行詳細介紹。美商公司認為以上球員的集體肖像、技術特征、綽號、隊名標識等識別特征元素集合構成NBA特征識別庫,系美商公司商業化運營的財產性權益。美商公司授權上海蛙撲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蛙撲公司)在中國大陸的卡牌類手機游戲上使用NBA標識、NBA集體肖像、NBA特征識別庫,蛙撲公司推出了“NBA夢之隊”等網絡游戲,游戲中的球員以NBA球員真人形象體現。青島零線互動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零線公司)與成都藍飛互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藍飛公司)合作開發“萌卡籃球”游戲軟件。“萌卡籃球”游戲中的球員、教練、管理層人員均以卡通形象出現,姓名、綽號、球員所處位置、球隊名稱等技術特點能與真實的NBA球隊對應。“萌卡籃球”后被投訴下架后,更名為“萌卡MC”重新上架。美商公司、蛙撲公司以藍飛公司、零線公司等在“萌卡籃球”和“萌卡MC”游戲中模仿使用NBA識別特征庫,構成不正當競爭為由,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藍飛公司、零線公司等停止實施不正當競爭行為并賠償其經濟損失。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美商公司和蛙撲公司在該案所主張保護的NBA特征識別庫,實質上是由眾多富有特征的個體形象、特征要素和標識共同集合而成的NBA集體形象的商品化權益。而且,與一般的商品化權益不同,該案涉及的不是某一個體形象,而是集體形象,因此由運營維護NBA并對相關標識享有權益的美商公司尋求法律救濟,并不存在法律障礙。美商公司已經提供大量證據,證明在美商公司的積極運營下,涉案 NBA識別元素集合(即美商公司所稱的NBA特征識別庫)客觀上已在中國境內對NBA集體形成了可識別性和穩定的指向性,美商公司對該識別元素集合進行長期運營并事實上已在游戲領域進行商業化使用,以上構成了美商公司在該案主張商品化權益的完整基礎。而被訴游戲并非僅僅使用某一NBA元素,也不僅僅將NBA聯賽作為游戲背景和情節,而是將大量NBA識別元素運用于整個游戲中,游戲中的大量球員、教練、管理層人物形象乃至相關姓名、綽號和技術特點,球隊名稱、清單和隊標均與美商公司現實運營的NBA球隊相對應。這種使用范圍甚至達到如果停止使用相關識別元素,該游戲將完全無法運行的程度。可見被訴游戲對相關識別元素的使用遠遠超出了合理使用和正當使用所應當遵守的必要范圍,而是足以引起市場混淆、誤認的全面模仿使用,此已明顯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和公認的商業道德,構成不正當競爭。考慮美商公司經營的NBA聯盟及相應識別標識集合的商業價值、零線公司與藍飛公司的侵權行為、主觀惡意、獲利情況以及合理維權費用等五方面因素,一審法院確定的300萬元判賠額并無不當。據此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本案涉及全球知名籃球賽事NBA聯賽及其識別元素的商品化權益保護,備受社會各界關注。被訴行為將眾多具有識別特征的元素轉化運用在網絡游戲中,侵害的是NBA聯盟整體形象權益。本案裁判對此類識別特征元素集合給予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制止被訴游戲全面模仿和不正當使用相關識別特征元素的行為,彰顯了在市場競爭中倡導遵循誠實信用原則、遵守商業道德的知識產權司法保護態度。同時,審慎適用反不正當競爭法原則性條款,合理保護集體形象商品化權益,對網絡游戲經營者誠實經營、規范競爭也起到了良好引導作用。本案被《中國知識產權報》評為“2018年知識產權十大熱點案件”。

(生效文書編號: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7)粵民終1395號民事判決)


案例7

楊某華強制侮辱案

基本案情

2017年5月,楊某華與黎某飛 (微信名系“冰兒”)在一款名為“完美世界”的網絡游戲中“相識”并“結婚”。期間,楊某華多次單獨向黎某飛索要裸照并如愿。同年10月,黎某飛對楊某華不滿,遂將其微信拉黑,楊某華反復糾纏、屢屢遭拒。11月10日,楊某華為了羞辱、報復黎某飛,在一個47人(含楊某華、黎某飛)的微信群中兩次發送黎某飛多張裸照并配有 “看看這就是冰兒”等羞辱性的文字說明侮辱黎某飛。

一審認定楊某華構成強制侮辱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宣判后,楊某華不服,提出上訴。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本案系利用微信群等網絡平臺羞辱他人的典型案例。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微信等網絡空間已成為人們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交流平臺。由于網絡擴散性強、影響力大,因此利用網絡實施犯罪具有更強的社會危害性。行為人利用微信群散布裸照故意羞辱被害婦女,嚴重侵害了其隱私權及性的羞恥心。本案裁判對于規范引導社會大眾網絡言行,加強對網絡平臺的社會治理,凈化網絡空間,具有積極意義。

(生效文書編號: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粵03刑1143號刑事裁定)

 

案例8

深圳市蓓利思商貿有限公司訴廣州互眾商貿發展有限公司網絡服務合同糾紛案

基本案情

深圳市蓓利思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蓓利思公司)委托廣州互眾商貿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互眾公司)為其品牌服裝在網絡銷售平臺“某某衣櫥”代理上線銷售業務。蓓利思公司為此支付平臺拓展費。互眾公司先后變更了幾個網絡銷售平臺代理蓓利思公司的品牌服裝,但銷售量均較低,之后雙方就變更其他網絡銷售平臺未達成一致,互眾公司遂將蓓利思公司的產品從“某某衣櫥”下架,未繼續履行合同。蓓利思公司訴至法院,要求解除合同、互眾公司返還平臺拓展費20000元并賠償利息。

廣東省廣州市荔灣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互眾公司沒有履行線上代銷義務,致使雙方合同目的不能實現,蓓利思公司作為守約方,有權解除合同。結合合同已實際部分履行和違約情況考量,酌情支付部分合同對價,據此確認合同解除,互眾公司限期向蓓利思公司返還品牌拓展費12000元及利息,并駁回蓓利思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宣判后,雙方當事人均未提起上訴。

典型意義

本案系網絡運營平臺代理線上銷售業務的合同糾紛。近年來,隨著網絡購物快速發展,各種購物網站和網絡運營平臺大量涌現,生產商利用網絡運營平臺代理網絡銷售的需求激增。由于網絡銷售量具有依賴銷售時間、點擊量、點贊率、成交量、評價記錄等數據的特點,網絡銷售平臺不宜隨意變更。本案裁判對規范網絡銷售行為,促進代理商誠實信用運營,營造法治化營商環境具有重要意義。

(生效文書編號:廣州市荔灣區人民法院(2018)粵0103民初3589號民事判決)

 

案例9

尹儉恣訴安心財產保險有限責任公司財產保險合同糾紛案

基本案情

尹儉恣為其所有車輛在安心財產保險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安心財險公司)處投保了相應保險。安心財險為互聯網保險,投保、理賠均在互聯網上進行,尹儉恣投保后收到安心財險公司郵寄的保險單,但未收到《安心財產保險有限責任公司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免責事項說明書》《中國保險行業協會機動車綜合商業保險示范條款》。2017年6月,尹儉恣在倒車停車過程中碰撞登記車主為戴慧紅的車輛,造成兩車損壞的交通事故。事發后,尹儉恣聯系安心財險公司客服報案,根據客服要求拍照上傳至安心財險公司平臺定責定損,并提交相應證據,未報交警。尹儉恣修好車輛后要求安心財險公司理賠時,安心財險公司主張案涉事故無法查清事實、原因,且尹儉恣不配合驗車致使安心財險公司無法定損,根據案涉保險條款的約定,安心財險公司無需賠償。尹儉恣訴至法院,請求安心財險公司賠付車輛維修費1250元、已賠付戴慧紅車輛維修費16600元,合計17850元。

廣東省東莞市第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支持尹儉恣全部訴訟請求。宣判后,雙方當事人均未提起上訴。

典型意義

本案系互聯網保險合同糾紛。近年來,隨著互聯網的快速發展,互聯網投保因其方便快捷的優勢日漸成為人們喜愛的投保方式。互聯網保險不僅為投保人提供了線上投保、拍照定損、快速理賠等方式等便捷的保險服務,還為互聯網情形下保險條款的提示及說明、無紙化運營下的取證及證據保管等等,也給投保人帶來了新困擾。本案的處理,對保護投保人或被保險人的合法權益、完善互聯網保險運營方式有積極意義。

(生效文書編號:東莞市第一人民法院(2018)粵1971民初124號民事判決)

 

案例10

廣州有寶網絡技術有限公司訴深圳市恒傳前投資有限公司微信公眾號遷移使用糾紛案

基本案情

廣州有寶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有寶公司)、深圳市恒傳前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恒傳前公司)分別在第三人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騰訊公司)開發的微信公眾平臺上注冊了微信名稱為“火車票”的公眾號、“火車余票查詢”的公眾號。有寶公司在其注冊的微信公眾號上發布火車票資訊、提供火車票余票查詢和搶票功能。恒傳前公司未經有寶公司許可,通過憑虛假資料開具的《律師見證書》辦理了公眾號遷移,擅自將有寶公司微信公眾號的全部業務及功能轉移至恒傳前公司設置的微信公眾號內,且向已關注有寶公司微信公眾號的特定公眾發布遷移說明。有寶公司發現其設立的公眾號被遷移后立即與恒傳前公司進行協商,并簽訂協議:恒傳前公司賠償有寶公司經濟損失,并將微信公眾號‘火車余票查詢’遷移至有寶公司名下。上述協議簽訂后,恒傳前公司完成了對有寶公司經濟損失的賠付,但微信公眾號“火車余票查詢”卻未能遷移給有寶公司。后有寶公司與恒傳前公司赴騰訊公司協商解決涉案微信公眾號的遷移手續,但騰訊公司表示需司法機關對有寶公司、恒傳前公司雙方爭議公眾號的遷移問題進行裁決,故有寶公司訴至法院。

廣東省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恒傳前公司未經有寶公司許可,擅自將有寶公司微信公眾號的全部業務及功能轉移至恒傳前公司設置的微信公眾號內,且向已關注有寶公司微信公眾號的特定公眾發布遷移說明,恒傳前公司的上述行為已損害了有寶公司的合法財產權益,恒傳前公司理應承擔恢復原狀及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宣判后,雙方當事人均未提起上訴。

典型意義

本案系因微信公眾號遷移使用而發生糾紛的典型案例。微信公眾號作為互聯網時代重要的自媒體,若運營有方并開通付費功能,能獲得可觀的財產性收益。本案中,恒傳前公司未經原注冊人同意,偽造證明文件,擅自遷移原注冊人的公眾號,使遷移后的公眾號獲得原公眾號對有關文章和資訊的授權,粉絲選擇繼續關注后,可獲悉原公眾號的資訊和文章。

該行為已經對原注冊人財產造成了有形損害,屬侵犯他人合法財產權益的行為,需承擔侵權賠償責任。本案裁判有利于引導微信公眾號誠信合法運營,保護注冊人合法權益,規范自媒體運營秩序。

(生效文書編號: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2017)粵0104民初24088號民事判決)

責編:何雪娜

 

 

上一篇:廣東法院粵港澳大灣區跨境糾紛典型案例
下一篇:廣東高院發布2018年度行政訴訟十大典型案例

返回頂

寻访海豚投注 琼崖海南麻将从哪下 中国软件股票最新消 信誉最好棋牌游戏平 … 快乐10分钟开 2020年辽宁35选7 韩国首尔快乐8开奖结果 河南快3近200期 德国赛车德国飞艇官方网站 成都皮皮麻将微信群 多乐彩胆拖定胆技巧 内蒙古快3预测专家预测快赢网 5分PK10-首页 甘肃麻将要4人同时玩的吗 股票融资余额下降 遇乐棋牌游戏 22选5河南最新开奖大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