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廣東法院新聞 >

廣東法院以司法手段護航生態環境再升級

連著下了幾天雨,山上高低錯落的幼樹抽芽,又見新綠。更多的綠色在山上蔓延,想是不久,又將是一片郁郁蔥蔥。

這是修復后的廣東省連山壯族瑤族自治縣六那山生態公益林。若不是封存在卷宗里的照片提醒,你無法想象它兩年前的模樣——大量的林木被盜伐,4.7畝山體坡面之內鮮有綠色,滿目瘡痍,蕭索荒涼。

照片與現實濃縮著六那山的昨日如今。從黃到綠,再由綠而美,廣東法院以司法手段守護綠水青山帶來的多重效益,不僅讓六那山變化巨大,也讓廣東在高質量發展和生態保護上跑出了“加速度”。

謀創新:從審理一案到修復一片

深一腳淺一腳,連山壯族瑤族自治縣人民法院執行局局長陳佩華的褲腳邊上已是泥跡點點。前些天的大雨,把上山的黃泥路沖得坑坑洼洼,下腳的干凈地都找不出幾處。

今天陽光正好,陳佩華一早跟縣人大代表、縣林業局的同志定了時間,到六那山查驗恢復區補種樹木的生長情況。

為了清楚記錄補植進展,陳佩華還特意讓書記員借了部無人機。“樹苗有一米多高了,長勢還算不錯。”無人機高空拍攝的畫面傳來,山間點點青翠整齊排列,煞是好看。

看著眼前生機盎然,陳佩華的思緒回到2018年8月。一名壯族青年在六那山違法砍伐了大面積的公益林,被判刑后法院還要求他進行補植復綠,撫育這片林木直到2021年。“清遠全市森林覆蓋率達72.2%,但亂砍濫伐林木的案件就占了環資刑事案件七成以上。”數據觸目驚心,陳佩華說,像這類破壞生態環境的案件,不能判了就算,誰破壞誰就得承擔起修復責任。

從審理一案,到修復一片的延伸,廣東法院這些年來堅持嚴懲與修復并重,一路走來蹄疾步穩。

“現在修復性司法工作已從林業擴展到漁業、水源等領域;從涉林案件拓展到各類環境污染案件;從復綠補種到異地補償再到增殖放流。”這些年來修復性司法的變化,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環境資源審判庭庭長羊琴張口就能一一列舉。

目前,廣東高院已向省財政廳申請開設環境訴訟資金賬戶,搭建省級資金管理平臺,確保資金專款專用,確保修復性司法的理念落到實處。

刷顏值:充實隊伍,筑牢司法屏障

早在上世紀80年代,當時的順德縣制造業迅猛發展,但與之而來的固體廢棄物堆積、垃圾隨意傾倒等問題也日益凸顯。

廢舊物資回收利用,本是一門好生意,陳冰卻因非法收購并堆放上千噸節能燈玻璃碎片成了階下囚,被佛山市順德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三個月,并處罰金三十萬元。

“不知這些碎片含汞,屬于危險廢物。”想著賺錢快,卻因此自食苦果,庭審現場上,陳冰后悔不已。

從嚴懲治,廣東法院通過司法的力量,倒逼社會法律意識、環保責任的增強。據統計,2016年至今年5月,廣東法院共審結一審環境資源犯罪案件4083件,近7000人受到刑事處罰。

污染防治戰,道阻且長,行則將至。

5月27日,廣東省惠州市兩個縣林業主管部門領導分別在異地法院出庭應訴:一個因履職不力被起訴,另一個因未履行法定職責被判當庭敗訴。

個別行政機關監管不嚴、地方保護主義殘存……面對攻堅戰路上還沒打通的“微循環”,惠州市兩級法院對依法支持檢察機關公益訴訟下了一劑“新藥”——集中辦理,異地管轄。

惠州市惠城區人民法院院長黃志強介紹,采取集中辦理、異地起訴的方式,目的是構建公益訴訟上下一盤棋的辦案新格局。“此舉有利于減少基層法院的辦案壓力,更加規范高效推動行政公益訴訟案件的起訴和審判工作。”

這是廣東法院創新工作機制,順應環境保護新需求的一個縮影。

“目前,全省法院共有7個環資審判庭、32個專門合議庭、4個巡回法庭,結合大灣區建設規劃要求,深圳龍崗、佛山禪城、東莞已新增3個環資審判專門機構。”羊琴說。下一步,廣東法院將繼續優化審判布局,結合大灣區等重點生態環境保護區域,發揮專業化環資審判的優勢作用。

新征程:關注民生,助力人居環境改善

家住云浮市的農戶阿才因鄰居要擴建豬舍,一紙訴狀把鄰居告上法院。“再擴建,豬舍就離我家廚房只有1米多,每天聞著這股惡臭,擱誰都受不了。”

云浮是“公司+農戶”養殖模式的發源地,不少農戶通過這種模式脫貧困、奔小康。但養殖畜禽也造成了部分村落臟亂、水質下降等污染問題,許多住戶對此都苦不堪言。

“規模養殖生豬產生惡臭,卻是嚴重影響阿才的日常生活。”羅定市人民法院審判管理辦公室負責人陳肖容認為。法院經過綜合考量,作出清理豬場、禁止繼續養豬的判決。

無獨有偶,廣東高院的法官林振華不久前也遇到類似難題。

家住廣州的莫代華因樓下水泵運轉產生低頻噪聲,嚴重影響其生活和睡眠,將開發商訴至法院,要求遷離水泵房。

遷,或不遷?案件經過兩審判決,結果大相徑庭,但噪聲問題未得到解決,莫代華向廣東高院提起申訴。

“現行法律對低頻噪聲問題并無明確規定。”林振華經過仔細研判后,決定引入環保部華南環境科學研究院張音波博士輔助審判,尋求切實解決矛盾的方案。

“按照整改方案采取減振降噪措施,是完全可能達標的。”張音波在研究后,就環境噪聲的標準、影響及整改原理向當事人作出專業的解釋,最終促成雙方調解。

案件的成功調解,得益于全省環境資源審判咨詢專家庫的建立,34名環保專家研究方向涵蓋水、大氣、固體廢料、生態修復、噪音等多個專業領域。

廣東高院副院長譚玲表示,專家庫的成立,匯集廣泛智慧,凝聚社會力量,為廣東環境資源審判提供了一個強有力的智力支撐。(《人民法院報》6月10日4版)

責編:何雪娜

 

上一篇:廣東法院開展“南粵執行風暴2019” 專項活動
下一篇:廣東高院發布典型案例 服務保障新時代生態文明建設

返回頂

寻访海豚投注